互動設計派典建構之路

過去近二十年來學者們的努力之下, 互動設計已經漸漸發展與匯集成一新興的學門, 其中主要的動能來自於人機互動研究領域 (HCI), 以及後續的設計學門的回應與加入. 本質上跨領域的特性, 使得互動設計廣泛地採用與包含更多的研究領域: 運算科學, 建築學, 人因工程,  心理學, 社會學, 人類學, 文化研究, 哲學, 教育, 等等. 透過各種學門所提供的方法論, 互動設計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試圖整合出一個正規的研究架構與方法論, 然而, 這些眾聲喧嘩的方法論, 在各自學門中所對應的認識論上的差異, 卻是難以跨越的鴻溝.

研究者於是注意到, 互動設計不能僅僅在方法論的層次上各說各話, 或者在認識論相左的方法論上七拼八湊, 可行的方法之一是提升到認識論的層次, 先確立各個學門間互相認可的知識創造基礎, 闡明互動設計對於知識建構與累積的立場, 甚至更進一步發展互動設計的本體論, 並進而建構出一個互動設計的學門派典. John Zimmerman 等人2007 年提出的 research through design, 以及 Nigel Cross 從 1999 年以來所探索的 designerly ways of knowing,  都已經將互動設計放在認識論的層次上來處理. 更進一步,  Steve Harrison 等人從 2007 年開始提倡, 互動設計是一個已經開始並持續建構中的第三派典.

此外, 反思的傳統在互動設計中也開始展現出令人欣喜的曙光. Donald Schon 提出反思的實踐者的角色後, 互動設計一路展開以反思為主軸的設計宣言 (manifestos): Redstrom 的慢科技 (slow technology), Gaver 的趣味設計 (ludic design) 以及模糊性 (ambiguity as a resource for design), Sengers 的反思設計 (reflective design), 更加速了建構第三派典的腳步.

互動設計派典, 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複雜, 最多元, 最困難的一次學門建構運動, 發生在資訊快速流動, 方法論百花盛開的時代. 我們樂於邀請所有願意貢獻於互動設計的各領域的研究者, 參與這一場持續建構中, 多元價值, 開放對話與實踐的互動設計派典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