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The Role of Metaphor in Interaction Design

Dan Saffer 在 2005 年的碩士論文中, 廣泛地探討了譬喻在互動設計中的角色, 並在文末總結使用譬喻的指導原則. Saffer 開宗明義即說:

It is not hyperbole to suggest that without metaphor, interaction design today would be severely limited, especially in the digital realm.

Saffer 認為 metaphor 是互動設計中相當重要的角色, 雖然許多學者持完全相反的看法, 認為 metaphor 才是限制 (limit) 了互動設計, Alan Cooper 在1995 年的 “The Myth of Metaphor" 一文就是此種看法. 不論如何, 對 metaphor 持肯定態度的研究者(筆者也算其一), 並不會因此而失望. Saffer 也引用了 Lakoff 的話:

our conceptual system … is fundamentally metaphoric in nature

憑藉著直覺與信心, 作者繼續樂觀地陳述 metaphor 的重要性. Metaphor 不僅僅是感知產品中重要的一環, 設計者更可以在設計過程中帶入 metaphor, 即使產品在概念上還未被定義, 因此, 作者在 Part II 中論及如何在設計過程中導入 metaphor. 用何種角度與眼光來定義一個設計問題 (design problem), 也成了 metaphor 可以發揮作用的面向.

The problem is that problems are not fixed. They are human constructs, created as responses to complex and troubling situations. The are created by a process that Donald Schon calls naming and framing.Naming and framing often happen via metaphor.

如此, 設計者如何了解與靠近一個設計問題, 也成了一個譬喻理解的過程, 而創意地定義與界定一個設計問題, 往往會讓整個設計過程被重新定義. 不僅如此, saffer 還更進一步提出, 譬喻作為一種研究工具, 譬喻作為一種靈感啟發, 譬喻作為一種溝通工具…等例子.

Shared metaphors can help define social groups and their boundaries, creating a team identity and enhancing communication between team members on a project.

Saffer 還仿照 Paul Tillich 的名言 “Everything one says about God is metaphor" 講了一句關於電腦與 metaphor 的話:

Nearly everything one says about a computer is metaphoric.

當然, 本文也不能免俗地提到 Microsoft BOB 這套系統.

在評論完這套互動設計界普遍不看好的系統之後, 作者提出了幾個較為成功的例子, 包括 HP 的 “Fricition in Scheduling and Coordinating Lives in Families", Ryukyu ALIVE, MIT Media Labs’ “Artifacts of the Presence Era"

In other words, products need forms and designers must either find them or invent them. Metaphor is one powerful way of doing this.

綜合以上內容, 爵士梁有以下幾點心得

1. 設計與創作所使用的 metaphor 並不等於使用者所感知到的同一個 metaphor

設計者要小心採用 metaphor, 對一般大眾的認知要有 commonsense, 避免傲慢地挑戰或強迫觀者接受奇怪或難以下咽的 metaphor

2. explicit metaphor 和 implicit metaphor 要小心調配, 雖然 explicit metaphor, j讓人對設計者要溝通的訊息一目了然, 但是太過 explicit 容易讓人倦殆, 或者毫無新意, 例如 microsoft BOB 用了非常直陳的方式(literal) 使用 house 的 metaphor, 另一方面, implicit metaphor 用得好可以喚起觀者深層的感情與認知, 但過於 implicit 的 metaphor 反而讓觀者感到挫折, 使得作品變成太過晦譅難懂. 設計者在拿捏 explicit 與 implicit 時, 除了是一種傳達上的設計選擇, 也更是一種美學選擇.

3. 以科技為出發點的互動設計, 通常是先有一個 form, 然後 再找出多種的 metaphor mapping

4. 以創作為出發點的藝術表現, 往往是先有一個  metaphor,  然後尋找與嘗試多種可能的 form

5. 傳統的技藝家與當今的互動設計者的共通點, 就是先在一種 form 當中熟悉多年, 再發展 metaphor mapping 的能力

6. 藝術家通常有能力以單一 metaphor 來尋找多種 forms, 亦即在各種素材當中, 看見單一的 metaphor 所呈現的  expression

7. 好的設計者, 能幫助使用者找到適當的 metaphor, 透過暗示, 使用者能夠理解與牢記此 metaphor, 並且成為一種奇特與美好的經驗

8. virtual form 對應到 各種 metaphor, 例如電腦作業系統的 desktop metaphor, workspace metaphor, space metaphor, 這是數位物件最為人熟悉的一種方式, 幾乎可以無限對應

9. physical form 所對應的 metaphor, 幾乎在設計與製造時就已經固定下來, 然而, physical object 要美妙地套用metaphor 可能有其它更幽微的方式, 例如透過儀式, 或戲劇等等

10. 從單一metaphor 出發尋找 多種 forms, 往往須要創作者在此 metaphor 領域中以多年學習一種 paradigm, 形成一種獨特的眼光 (perspective), 例如, Richard Long 以 sculpture 為 metaphor 所創作的各種雕刻, 裝置, 與照片. 另外, 一個學習音樂多年的創作者, 往往也能透過照片, 聲音, 雕塑等 forms 來表現音樂.

11. 雖然 Dan Saffer 力主設計者應該幫使用者找到 metaphor, 但是筆者認為, 沒有必要是單一的, 前後一致的 metaphor 系統, 可以是隨機應變的, 混搭的多種 metaphors.

2 responses to “[讀] The Role of Metaphor in Interaction Design

  1. 記得Microsoft BOB 是比爾先生的老婆帶頭的team產出的東西…我覺得,包容成份應該比起互動性大啦ㄎㄎㄎ

  2. 讓我講個題外話,看到那個狗我就會心一笑,實在跟M$ Office的好像
    M$叫他小幫手,我們給他另外一個綽號,叫做幫忙搗亂的小幫手~呵呵
    一開始不小心安裝,每每寫作到一半,就跳出來煩你,如果寫作不順的時候更是抓狂,查資訊也不大有用,所以就給他另外一個綽號
    現在我安裝必定把這"小幫手"的移除掉,乖乖用文字介面,我不想養著一條我抓不住的狗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