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與教育

John Dewey 杜威 著

所謂的不民主

從杜威的觀點來看

就是人民的單一與制式化的反應

對於任何新的事務與議題

只有受限的思考與反應

因此不管是哪一種黨派色彩

保守或是激進都一樣

他們的反應可以遇期

並且可以被優勢者操弄 利用 來獲取更大的利益

這個我們不得不佩服在將近 100 年前的杜威

書中的這一段特別適合今天的台灣來反省

多樣的共同利益會帶來自由平等的交流。少了這種交流,知性的刺激會失衡。‧‧‧活動越受限於規定的範圍─例如防止經驗充分交互作用的嚴格階級界限─處於劣勢者的行為越容易流於例行動作,物質處境較優者的行為也越容易變得反覆無常、漫無目標、胡亂爆發。柏拉圖曾經把奴隸定義為:接受別人的目的而使自己行為受其控制的人。

台灣的多樣的共同利益是什麼?

我們真的充分瞭解它是什麼? 如何達到? 或者如何建構?

是某些政治人物所說的只要跟大陸三通台灣就崩盤?

是這麼簡單的邏輯嗎?

那麼"世界是平的"所陳述的要如何看待?

柏拉圖所謂的奴隸

我想還是大量地存在現今的世界裡

我們是否接受了政治人物的目的

而使我們的行為受其控制

然後劣勢者繼續甘於貧困無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